hotline

当前位置:主页 > 就要加盟网

杨扬:平昌冬奥判罚争议不能靠“话语权”解决

03-07

冬奥会进入“北京时间”

作为中国首位冬奥会冠军,今年,杨扬的身份从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转变为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杨扬在接受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采访时说,2022年冬奥会来到北京恰逢其时,我们的体育从原来的为国争光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了很多社会责任,要为社会发展和市民的幸福生活贡献一份力量。

全国政协委员杨扬接受媒体采访

她表示,在申办2022年北京冬奥会时,中国曾要提出“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这是一个目标和任务,对体育工作者来说,这更是一种对体育融入生活的向往。

争取“话语权”不能只停留在权益层面

展开剩余87%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在很多观众看来,这次平昌冬奥会在一些判罚上的结果有争议,提出中国要在国际体育比赛上有更多“话语权”。对此,您怎么看?

杨扬:如果我们把争取国际体育组织的话语权的目的仅仅停留在为中国争取权益层面上,那么会遇到很多困难和阻力。

我认为,我们要用更宽广的胸怀,积极主动地参与到国际组织工作中去,为这项事业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贡献中国智慧,到时“话语权”自然会在其中体现。

政知圈:您在国际奥委会的时候,是否遇到过争取“话语权”与工作相冲突的情况?

杨扬:没有,我一开始就很明确自己的位置。做运动员多年,遇到事情,我会习惯找到问题所在,我有什么问题、裁判有什么问题、外部环境是不是有影响。对自己从事的这项运动越了解,就会越明白遇到事情应该怎么处理。

等我退役,到国际体育组织工作的时候,会先去学习国际组织的工作程序和风格,了解之后才能够逐步参与其中。

政知圈:这次平昌冬奥会也引发了一个关于奥运人才培养的问题,比如我们的冬季项目国际裁判数量特别少,您认为该如何解决?

杨扬:我今年有一个提案就是关于人才培养的,鼓励更多运动员参与国际组织的工作,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其实国际组织人才培养是多方位的,有工作人员也有裁判员,也有像我们这样的委员。总之,与国际体育组织接轨也是多渠道的,我希望相关部门能够系统地推进。

运动员也是奥运遗产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有说法认为运动员是最大的“奥运遗产”,您怎么看?

杨扬:奥运场馆、文化都是奥运遗产,运动员当然也是。我参加过一个论坛,在论坛上国家体育总局的一位领导就说过,中国奥委会最大的存量资产就是运动员。

体育领域,真正的软实力是体育精神,而体育精神最好的展示载体就是运动员。无论是现役运动员还是他们退役之后,都应该最大程度体现他们的价值,让大家知道中国体育不仅是赢得奖牌,还可以做很多其他事情。

这也是我退役之后坚信的,坚信自己还有价值可以发挥。当然这个价值不是别人说出来的,而是自己体现出来的。

政知圈:怎么才能办成您提倡的“以运动员为中心”的冬奥会?

杨扬:我前几天在委员通道上说过,为每一位参赛运动员的家人保障门票,让家人去现场给他们的孩子或者朋友加油。这其实也不是我们的首创,2012年伦敦奥运会就实行过,但此后并不是所有的奥组委都予以采纳,我们希望北京可以。

还有,以往参赛运动员的通行卡只能去往自己参赛的场馆,但2020年东京奥运会运动员可以做到一卡通行全场,他们也能去其他场馆观看比赛。

现在各国奥组委、组委会都在运动员体验方面有所突破,我们北京也不能落后,我希望今后能够通过一些细节和创新,来提升运动员的参赛体验。

希望2022是一届“走心”的冬奥会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您今年准备的两份提案据说都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密切相关,它们分别是什么?

杨扬:第一个提案是关于奥运遗产的利用,我认为这件事需要提前进行总体规划。

这次在平昌冬奥会,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先生还特别赞赏了我们北京冬奥会的筹备工作,尤其是市场开发方面。与此同时他也特别嘱咐我们,市场开发做的好,也要节俭办奥运。办赛省下来的钱加上国际奥委会后续投入的一笔钱,可以做一个基金继续支持后奥运时代冬季项目的发展。但这些内容都要提早规划。

我的另一份提案是在冬奥备战中遇到的困难。中国的冬季项目有相当一部分在起步阶段,人才基础和场地设施都很薄弱。我们2022年的奥运场馆要到2020年才能基本完成,开始测试赛,但对于我们自己的参赛队伍,这些场馆他们来不及用于训练。这几年,我们很多项目都是在国外训练,国内都没有最基本的备战设施。尽管现在体育总局在这一方面的投入很大,但离我们想要达到的效果差距仍很大,还是希望相关政府部门能够在场地设施建设、人才引进等方面给奥运备战多一些政策上的支持。

政知圈:您说希望我国运动员能参与2022年冬奥会的全部项目,目前我国冬季运动的短板在哪里?

杨扬:我们有三分之一的雪上项目在冬奥会申办之前都没有开展过,是零基础。雪车队、雪橇队是申冬奥之后才成立的,平昌冬奥会的高山滑雪项目也是我们第一次派队伍参赛。还有一些雪上的项目都刚刚开始,平昌冬奥会我们都没有派运动员参加。目前,人才、设施、教练等等大部分都要去引进,这需要政策和资金的支持。

政知圈:对北京冬奥有哪些目标和期待?

杨扬:我希望2022是一届“走心”的奥运会。老百姓都能感受到自己是其中的一部分,那些感觉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奥运冠军能走入老百姓中,让冬奥会产生更多的社会化效应。

在国际上,我希望我们的走心能够让世界对中国的竞技体育有新的看法和认识。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很多和奥林匹克精神都是相辅相成的,希望能够通过这一届冬奥会让全世界感受到中国文化的魅力。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阅读 (0)

文章来源: